十罪2


第二章 特案小组
    当晚,公安部将此案上升为“一号特殊大案”,会议决定成立特案组,从全国公安系统180万警察中挑选四位出类拔萃的佼佼者,四个超级警察取代市局四位局长,担任专案指挥,公安各部门无条件配合,限期破案。会议反复研究,制定了工作原则,对于特案组组长的人选,大家纷纷提议,但始终没有确定下来,白景玉沉思良久,说道:我倒是想起一个人。
    刑侦处长说:让他来报到就是。
    白景玉说:这个人,非同小可,我必须得亲自开车去接才行。
    所有的人都在会议室原地待命,白景玉只带着一个女助理,匆匆忙忙的离开了,一个小时后,接回来一名老者,六十多岁,坐着轮椅,头发全白了,但看上去非常精神,目光炯炯有神。刑侦处长站起来敬了个礼,喊了一声老师。市局副局长走过去弯下腰握住老者的手说,梁教授,您什么时候回国的啊。一些人纷纷交头接耳,打听这个坐着轮椅的梁教授是谁。
    梁教授点头致意,一言不发,径直摇动轮椅到安老爷子面前,伸出一根手指。
    会议室里的人开始窃窃私语,都不明白什么意思。
    安老爷子说:您是?
    白景玉的女助理在旁边介绍道,这位是国际着名刑侦专家,梁书夜,梁教授,曾任国际刑警组织中国事务处首席顾问,美国fbi犯罪行为特邀分析专家,先后在美国各州与全球十七个国家参与调查三千多起重大案件,世界多所大学的荣誉教授,目前刚刚退休,回国安度晚年。
    安老爷子点点头,随即开出一张支票说,这一百万,给你们做办案经费,算是我的赞助!
    梁教授说道:我伸出一根手指,不是向你要一百万。
    安老爷子疑惑的问道:那是,一千万?
    梁教授摇摇头说道:一个星期,我在车上已经了解了案情,一个星期之内侦破此案。
    会议室内又开始窃窃私语,一些人觉得此人口气真大,目前警方一筹莫展,毫无线索,一个星期破案简直比登天还难。白景玉向安老爷子表示不缺办案经费,不能违反纪律收钱,几番推让,安老爷子将这一百万捐赠给了中国公安英烈慈善基金会。
    散会之后,会议室只剩下三个人,白景玉,女助理,梁教授。
    女助理打开了电脑,上面显示着全国各省市优秀警察的一些资料,让梁教授从中挑选特案组成员。梁教授仔细的打量着女助理,女助理穿着一身ol白领制服,一款素雅的丝巾系在颈间,怀里抱着一叠文件,秀发束起,扎着个马尾,黑色丝袜包裹着风情万种的双腿,明眸皓齿,笑容可掬。
    梁教授笑呵呵的问道:这里面可有你的资料?
    女助理愣了一下,笑着回答:没有。
    梁教授说:那我要你,加入特案组!
    女助理瞪大眼睛,问道:为什么挑选我?
    梁教授回答:很简单,能做副部长的助理,岂是等闲之辈?
    白景玉介绍了女助理,她叫苏眉,从中学起就一直自学计算机编程,懂得五门外语,国际互联网安全协会副会长,美国五角大楼在追踪全球十大黑客时发现了她,并且发现她秘密创建的一个黑客联盟组织,成员不多,但来自世界各地,她手下的每一名黑客都足以成为信息战的统帅。
    梁教授说:仅仅是这些恶作剧吗,她还干过什么?
    白景玉说:抱歉,未解密的事情,我无权泄露。不过,小眉是这个星球上少数几个掌握网络虫洞和死螺计算的黑客高手之一。美国五角大楼曾和她的黑客联盟进行过网络对战,最终以五角大楼完败而结束。
    梁教授说:然后,你们逮捕了她?
    白景玉说:确切的说,我们聘用了她,经过数年的考核,她现在是一名警察。
    梁教授点燃烟斗,抽了一口烟说道:喂,丫头,为何当警察?
    苏眉回答:因为其他部门不敢要我了。
    特案组成员,还差两位,梁教授并未从电脑上挑选,那些多次获得表彰的优秀警察看来不在他的挑选范围。梁教授说出了两个名字:画龙和包斩。
    白景玉皱着眉头,用一种为难的语气说:能不能换一个,这个画龙我倒是认识,不过——他现在被关押在拘留所里!
    梁教授说:你可以保释他,取保候审,让他戴罪立功。
    苏眉开始念:画龙,武警教官,89年全国武术冠军,91年国际警察自由搏击大赛第一名,94年三亚散打王,95年泰王杯60公斤级金腰带获得者,97年私自去日本参加k-1国际格斗大赛,被勒令叫回,未取得名次。多次违反纪律,非法使用警械,刑讯逼供,上班喝酒,下班赌博,生活作风不检点……简直是劣迹斑斑。
    白景玉问道:另一个,包斩,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此人,他是武警吗?
    梁教授说:不是。
    白景玉问道:他是特警吗?
    梁教授摇摇头。
    白景玉又问道:那他总得是个刑警吧?
    梁教授说:也不是!
    白景玉下令,天亮之前用直升机把这两个人带来。
    一夜过去了,梁教授特意挑选了一个圆桌会议室接待这两个人。圆桌会议的意思就是不分职位大小,没有尊卑区别,大家一律平等对话。
    画龙先到,他站在圆桌会议室里,叼着根烟怏怏不乐的说,老大,我想回拘留所。
    白景玉笑着说,画龙,好久不见,一切都好吧,找你来就是有事情,为啥这么消极啊?
    画龙说:上次,你要找几个卧底,我和他们站在一起,后来,他们都倒下了,再也站不起来了,我想多活几天。
    白景玉问道:这次,为啥进拘留所?
    苏眉将一份材料递给梁教授,上面写着画龙打架斗殴涉嫌故意伤害的刑事案卷。
    画龙说:把警队领导给揍了。
    白景玉说:打架斗殴,严重了就是故意伤害,再严重的话,就是过失杀人,这是你要走的路吗,还是加入特案组?
    特案组由公安最高部门成立,对全国各地警局拥有指挥权,调度权。特案组成员是万里挑一的超级警察,这是任何一个警察梦寐以求的荣耀。特案组负责对全国各地的特大罪案进行侦破,各地警局无条件全力协助特案组破案。程序是当地警局申请介入,将案卷汇报之后,我们来决定……
    画龙打断白景玉的介绍,说道:好嘛,这个全力协助是什么意思?
    白景玉郑重的说:当地所有的警察都要服从你们的指挥,听从你们的调遣。如果有必要的话,你可以让领导给你擦鞋,他必须无条件服从!
    画龙的眼睛一亮,老大,我加入,就是说,他们请特案组去帮忙,咱们都不一定会去。
    白景玉说:是的,好钢用在刀刃上,特案组所接手的都是特大案件、特殊案件,每一件都是惊天动地的案子。
    画龙说:那些警察会不会不听我们的,他们不配合,就很难办案。例如我这样的……
    白景玉说:这点你可以放心,他们呈送上来的每一宗案卷如果不能侦破,都有可能让当地警方负责人引咎辞职,当地的公安局长会把你们看成救星,当地的警察会列队欢迎你们的到来,所有的经费也由他们负责,我所能做的,就是派出最优秀的警察,而不是把笨蛋丢给他们。
    白景玉说:你们接手的第一个案子,你们的表现将写进评估报告。
    画龙说:什么意思?
    白景玉说:成立特案组,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希望特案组不要让我失望,不要辜负我的信任。如果第一个案子不能侦破,特案组将面临解散。
    梁教授说:这是命令吗?
    白景玉说:不,这是请求。
    梁教授说:如果第一个案子侦破了呢?
    白景玉说:还有下一个。
    梁教授叹了口气,说道:我上你的当了啊。
    白景玉哈哈大笑起来!
    大家对于最后一个特案组成员特别感兴趣,这个人既不是特警也不是武警甚至不是刑警。苏眉从电脑中调出了包斩的档案,看上去资历平平,没有任何可圈可点之处。从档案上看,这个人的智商似乎有问题,他的小学上了7年,高中读了5年,刚刚从警校侦查系毕业,现在乡派出所实习,目前连个正式的民警都不算。
    画龙说,哦,竟然找了个比我还笨的笨蛋?
    苏眉反驳道:也许是天才呢!
    梁教授简单介绍了一下,包斩是个孤儿,父母双亡,是包家村村民共同抚养长大,从小学时就半工半读,做过饭馆学徒,电焊工人,摆过书摊,卖过菜,送过报纸,一直勤工俭学到警校毕业。在警校时,包斩和梁教授一直保持书信往来。根据族谱,包斩是包拯的直系后裔。
    画龙说: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包公后裔估计有几万人,每年都会在安徽举行仿古祭祀大典活动。
    梁教授说:我能选中他,说明他肯定不是平庸之辈。
    白景玉说:我倒想看看,包拯的后人有什么非凡之处。
    这时,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

第三章 地铁色狼
    一个民工打扮的人进来了,皮肤黝黑,阔脸,鼻子非常大,脚上穿着一双解放鞋。
    苏眉正想问他找谁,只见那人端端正正的敬了个礼,说道,山东省嘉祥县包家铺子乡派出所实习民警包斩报到!
    白景玉上前问道,刚刚警校毕业,还在实习阶段,就被选进特案组,有什么感想?
    包斩将手放下,立正姿势,朗声说道——
    国旗在上,警察的一言一行,决不玷污金色的盾牌。
    宪法在上,警察的一思一念,决不触犯法律的尊严。
    人民在上,警察的一生一世,决不辜负人民的期望。
    我面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国徽宣誓:
    为了国家的昌盛,为了人民的安宁;中国警察,与各种犯罪活动进行永无休止的斗争,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为了神圣的使命,为了牺牲的战友……我能做一名警察,我能站在这里,是我一生的荣耀!
    这段话让人热血沸腾,白景玉还了个礼,说道,欢迎加入特案组。
    画龙说道:一个刚出道的小警察。画龙的语气带有戏谑的成分。
    梁教授对包斩说:看来,你要给他们露一手。
    梁教授让包斩闭上眼睛,转过身,背对着大家,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支钢笔,竖在空中,问道,这是什么?
    包斩闭着眼睛,不假思索的答道:一支派克旋帽钢笔!
    画龙感到有点难以置信,拿出一盒香烟,举起来说,这个呢?
    包斩回答:中华牌香烟,还剩半盒。
    苏眉怀疑包斩作弊,也许能从房间里的反光处偷看到背后的物体,她解开脖子里的丝巾,蒙上包斩的眼睛,系在脑后。苏眉举起手,手中什么东西都没有拿,她问道:我手里是什么?
    包斩沉默了一会,说道:什么都没有,只有……香水的味道。
    大家恍然大悟,原来包斩有着异于常人的嗅觉,法国高级香水师可以用鼻子分辨出几千种花卉的味道,这也不足为奇,令人疑惑不解的是包斩何以知道钢笔和香烟的牌子?包斩告诉大家,钢笔的牌子,梁教授曾经在信中谈到过,判断出香烟是中华牌是因为包斩进入房间的时候……画龙正叼着根中华牌香烟。
    特案组成立了,没有任何仪式,没有闪光灯和记者,然而这却是中国警方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
    四位成员,各怀绝技。
    梁书夜教授,经验丰富,思维慎密,善于发现和推理。
    包斩,有着灵敏的嗅觉和出色的侦查能力。
    画龙,武警教官,格斗能力很强,
    苏眉,黑客高手,可以提供信息技术帮助。
    案情紧急,在地铁里神秘失踪的富家小姐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梁教授又夸下海口承诺一个星期破案,然而目前毫无线索。特案组成员立刻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之中,他们把会议室当做办公室,尽管特案组刚刚成立,彼此还不熟悉,但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尽快破案!
    副局长一直在门口守候,他坐在一把椅子上,歪着头昏昏欲睡。
    下午的时候,画龙把副局长叫醒了,去,把你们局里漂亮的女警察都找来。
    副局长睡眼惺忪的说,啊,什么,女警察,漂亮。
    画龙说,老兄,特案组要召开案情发布会,只许女警察参加,要漂亮一些的。
    副局长不解其意,但还是把局里一些漂亮的女警察都找来了,女警察靠墙站了几排,议论纷纷,不明白特案组为什么要召集她们。她们看到,原本窗明几净的会议室,现在变得一片狼藉,墙壁上用图钉钉满了纸条,窗玻璃上用碳素笔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地上杂乱的散落着一堆打印文件,三台电脑开着,其中一台电脑正快速的扫描着什么资料,很显然,特案组在这个房间里一直在不停的工作。
    梁书夜说,现在发布案情,罪犯应在本市范围……
    一名女警打断了他的话,问道:你怎么知道的,为什么要从本市范围查找?
    梁书夜说,难道要从外市查起?
    副局长示意大家别打岔,梁教授开始继续说,此案非常简单,唯一的难点在于没有线索。没有线索,那么我们就制造线索。此案的性质有四种可能:1、富家小姐自行失踪;2、被报复杀害毁尸灭迹;3、被绑架勒索钱财;4、被人劫持囚禁。自行失踪的可能性最小,被人劫持的可能性最大,侦破方向只能选择可能性最大的那种,正如我们只能从本市查找,不可能从外市查找。被人劫持囚禁?被什么人?很简单——地铁色狼。
    包斩补充一句:按照刑事四重递进推理,罪犯的身份最有可能的是地铁里的色狼,见色起意,在地铁的某个监控盲区,将这个漂亮的富家小姐安琪用某种方式一下弄晕,然后装进一个大的拉杆箱或者一个编织袋,将其劫走。
    苏眉说,姐妹们,我们去抓色狼,都穿上漂亮的衣服,打扮的性感一些,抓到以后,重点排查安琪小姐失踪当天,有哪只色狼在地铁中见过她,都带上安琪小姐的照片,换下警服。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警大声说:好!
    画龙说,大嫂,您就别参与啦,还是让年轻人来吧。
    中年女警说,我是党员,与坏人做斗争,从来不怕……你是说我不漂亮吗?
    大家哄笑起来……
    地铁上其实只有两种人:色狼和非色狼!
    画龙和包斩坐在地铁车厢的椅子上,不远处,苏眉站在门口抓着吊环冒充乘客。她依然是一身白领制服打扮,看上去像是一个风姿绰约的空姐,足以吸引色狼。
    梁教授腿脚不便,并未参与此次行动,而是呆在办公室看监控录像。
    那些漂亮的女警换上时尚性感的衣服,她们分散开来,站在地铁的各车厢中,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身边的人,猜测谁会是色狼。这种工作任务对于她们来说非常新鲜和刺激,也许是出于女性警察特有的敏感和警觉性,那个中年女警抓错了人,差点破坏了整个行动。苏眉用无线耳机悄悄地告诫所有女警忘记自己的警察身份,确认对方是色狼之后,也不要在车厢抓捕,避免打草惊蛇引起围观。
    包斩警觉的观察着四周,一个衣冠不整的中年男人凑了过来,包斩戒备地看了他一眼,那人目光闪躲,一会儿,他在包斩身边停下,弯下腰似笑非笑地说,前几天,公园的人工湖里打捞出一具无头女尸,你知道是谁杀的吗?
    包斩一听,心跳骤然加速,画龙也听到了,用眼神示意包斩先别轻举妄动。
    那中年男人见包斩一脸狐疑的样子,又说道,上个月,一伙人持刀杀害了一个出租司机,这事知道吗?
    包斩回答,不知道。
    中年男人继续说,最近黑社会猖獗,都有枪,专门在车站、地铁抢劫外地旅客……那人的声音越来越低,同时,他的手向背包里伸去……
    画龙已经站了起来,包斩也在犹豫着是立刻制止他还是按兵不动,还没等包斩做出决定,那人变戏法似的从身后的大背包里拿出一沓报纸,笑着说,买一份今天的法制晚报吧,上面都有。
    虚惊一场,画龙走过来,抓住那人的领子说道,滚蛋。
    卖报纸的中年男人看了画龙一眼,悻悻地去了别的车厢。
    车到了一站,涌进来很多乘客,大家都往里冲,苏眉被人流挤到了角落里,身后站着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车门关上后没多久,苏眉感觉自己的背部被什么东西蹭了一下,她警觉起来。过了一会儿,对方先是试探性的碰了几下苏眉,蜻蜓点水似的,看她没反应,竟然把手心贴在她的裙子上。制服裙包裹着浑圆的屁股,那个美妙的轮廓被大腿上的黑丝袜衬托的更加性感,苏眉明显听到身后年轻人的喘息开始变的沉重,她心里一阵恶心,又一阵惊慌,心想这是遇到了真正的色狼。
    苏眉回头看了一眼,那年轻人摊开手,一脸无辜的模样。
    苏眉抱着胸,心里想着,车一到站,就把这大胆的家伙抓起来。车厢里没有移动的空间,身后的年轻人又紧紧地贴了上来,苏眉明显的感觉到对方已经有了生理反应,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心砰砰直跳。她瞥了一眼画龙,画龙正坏笑着注视她,用手机悄悄地拍照取证。
    那大胆的色狼竟然把一只手放在了苏眉的腰上,地铁的每一次小小停顿,他都会借此机会轻轻地冲锋一下。
    苏眉咬着嘴唇,强忍愤怒,只希望快点结束……
    终于,车到了一站,画龙和包斩一左一右将那年轻人夹住,随着人流下了车,苏眉跟在后面,瞪着那个年轻人,气的说不出话来。
    这次行动,共抓获了六个地铁色狼,由包斩和副局长负责审问。
    画龙和苏眉开玩笑,问她要不要去做个笔录,苏眉翻着白眼不理他。
    审讯结束,毫无收获,这六个在地铁上性骚扰女性的家伙,除了忏悔自己的行为之外,都声称自己没有见过安琪小姐,他们对安琪小姐的照片没有任何印象。包斩,画龙,苏眉三人有点丧气,他们回到办公室准备向梁书夜教授汇报。
    梁教授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脑中的监控录像,以至于三个人走进来他都没有发觉。
    苏眉说道,哎呀,这录像我已经仔细的看了一遍,地铁分局也筛了一遍,没戏。
    安琪小姐失踪时,从她进入地铁到最后一班地铁驶过,这段时间的监控录像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在地铁各出站口都未发现她的身影,监控录像中也没发现背着包或者拉着旅行箱的可疑人物。
    梁教授将电脑转向包斩、画龙、苏眉三人,回头说道,午夜恐怖片看过吗?
    他们看到地铁监控器拍下的令人恐怖的一幕,最后一班地铁早已驶过,画面上的时间显示为午夜4020电子书十分,地铁已经空无一人,灯光熄灭了几盏,光线很暗,可以很模糊的看到地铁站台下面,有一个女人弯着腰,垂着手,低着头,长发披散着耷拉下来,她缓缓地从站台下面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