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原创作文
【征集】美丽的东平我的家 八年级一班 孟一凡
作者:孟一凡 辅导老师:刘兆彬 上传用户:西湖梦寻 浏览次数:3977
  美丽的东平我的家
   孟一凡
  
   有时候觉得东平很大,从家走去学校那么远;有时候觉得东平很小,乡野里的风景和县城的繁华我都熟悉。
   小时候住在州城。从小活动在州城医院旁的那条街上。今日在对门眼镜店吃饭,明日在隔壁服装店睡,邻居们和谐极了。夏日的晚上会在外面吃羊肉串,摊子就在银行门口。我特别喜欢凑热闹,每天晚上总躺在三轮车上,奶奶骑车带我绕城一圈才肯睡觉。州城并不是我老家,老家是一个叫“展营”的村子,我只去过一次,土墙纸窗破桌破椅还有路边的水沟,黄昏的飞蚊,邻里打牌,座钟“当当”响,我迷糊地睡着,鼻子总闻见一股布头和草药混合的味道。热闹,古朴,悠久,这是我用来描述童年的词。
   我没有伙伴,怕我孤单后又到表哥家暂住,隐约记得是水河边上的一个小村庄,有很陡的山坡。那里家家户户都种红薯和玉米,还有小型的淀粉厂。每日必做的事就是先在家门口的青石板前刷牙,那里有鸡冠花开得正漂亮;去淀粉厂爬红薯山,红薯会分泌一种白色的乳状液体,弄得满身都是;烤红薯,外皮土黄色的,又甜又软,而红色的则是有点干有点甜。有时候捧一捧淀粉去小卖部换糖吃,背着姑姑做的包去摘豆角和棉花。那个大坡踏过一遍一遍,抬头的时候没有什么阻碍视线,一眼看到蓝天白云,很高很清澈。纯净,快乐,清凉。离开的时候,只记得一路向东,道路两旁满地的莲花。
   再大点就随父母进了县城。楼上楼下倒也是过得轻松自在。一到周末就和同学去白佛山,去东平湖,去水寨,去影视城……我家离山近,有事没事就去爬白佛山,春天有庙会,那大概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画画的扎气球的羊肉串臭豆腐烤面筋铁板鱿鱼……小时候总是玩“蹦蹦床”,一下午都不会累,现在长大了反而没出息,吃个不停,去趟庙会回来肚子总是鼓鼓的。夏天早上总是去晨练,有次一连几天都遇到一个叔叔,还请我吃了早饭。秋天有酸枣和野韭菜,我和爷爷奶奶每日一趟,回来中午就解决了——野韭菜鸡蛋,养生美味!冬天是不去的,东平冬天是下雪的,过年几天大多数人都回老家,所以挺冷清的,不过踏雪出门空无一人的情景倒也难得清静。
   妈妈的老家在湖边,年后几天是要去的,不过那时候水面结冰只能走家串户要点压岁钱。夏天就不一样了,长长的河堤,一边是东平湖,有一股腥咸味道,有撒的网和干在地上的田螺,酱爆了美味极了。另一边是无尽的村庄,每次走都会想起《诗经》里的“杨柳依依”。高大的树林,还有河底的淤沙堆成的山。脚下松松软软,头上阴凉清爽,是真的舒服惬意。
   东平并不富裕,所以总有想去外面看看的冲动。但是还是看不惯上海金毛白脸的洋人,受不了五光十色的北京夜空,坐在车里看青岛的欧式建筑心里那样的慌张。喝不惯上海的水里有股泥土味,吃不惯北京并不新鲜的蔬菜,闻不得青岛空气中似有似无的海洋味道。尽管东平湖也是腥的,但我固执的认为东平湖让我舒服多了。我喜欢这里也习惯这里。因为是东平人所以不想让任何人留下坏印象。所以表弟初到吃鸭蛋喊咸吃鱼嫌刺的时候才会小心翼翼的帮他把蛋白卷进馒头,挑出鱼刺将鱼肉沾满汤汁给他吃。因为不想它受到任何语言或行为上的伤害。
   东平越来越繁华了,不过那些美好古老的东西依旧没变,只是那些固执念旧的人少了。我总是觉得,大自然,历史,古人留给了东平太多太多美好和恩赐,而今的我们更是要把这里变得更美好。每次经过商业街,满地广告纸,我总是很难过,为什么要这样对待美丽的东平?每年龙舟赛来那么多的外国人,我真的担心他们看到这样的大街,心中的美好会顷刻倒塌。
   美丽的东平我的家,我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指尖拂过麦浪也摇过船桨。我喜欢东平,喜欢这个让我十四年来觉得最棒的地方。当然,它会更好,越来越美丽!
   评语:作者用细腻的笔触勾画了家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风土人情、变化发展,让人心驰神往,字里行间透着对家乡的热爱赞美之情。
  

更多
一师一优课 一课一点评
Copyright © 2005- zzste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总)网出证(豫)字第005号 | 豫ICP备09007830 | 豫B2-20150015 | 客服热线:400-688-1789